EN [退出]
王牌进化>中国新闻

_优秀县委书记:干什么都有人反对 车装排爆装置

2017-11-19 05:05
陈行甲(资料图)

陈行甲(资料图) 2015年6月30日,中组部表彰了102名优秀县委书记。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东县县委书记陈行甲,名列其中。在巴东甚至在湖北,“优秀县委书记”陈行甲都算小有名气。他以一系列不寻常的言行,给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官场注入了新气象。(详见观察者网此前报道)

作为外地调任干部,陈行甲在本土干部占绝对优势的巴东,工作之初举步维艰,甚至一度面临内忧外患,以至于他的上下级同事都担心他的安全。所幸大环境的变化,给了他机遇和保护,在他和同事们的努力下,巴东官场和经济社会生态也在发生变化。

“话都讲到这个份上,还有人试图给我送礼”

巴东地处鄂西,国家级贫困县,总人口约50万,贫困人口仍有17万。用陈行甲的话说,“巴东贫困面广、贫困程度深”,极端贫困户连最基本的生存都成问题,而且不是一户两户。

但巴东贫困并不等于政治清明、官员清廉。陈行甲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“我以前在一个经济发达的县级市任市长,也算见过钱的,但调到巴东当县委书记后,也算开了眼界。”

陈行甲刚到巴东县时,不断有老板们到办公室谈工作。一次临走,有老板留下一个袋子,说是一件衬衣。陈行甲打开包装盒,衬衣下有信封,里面装的是港币。

“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面值1000元的港币,一共20万元港币。”陈行甲说。

还有一次,有一个老板去找他,给他带了点纪念品。陈行甲当时非要开包看看是什么,打开一看,是两根金条。过去两年多了,陈行甲还能用手比划出金条的长度和厚度。

“我的脸色当时很不好看了。这个老板说,‘放心,这是我用现金买的,不是用卡买的。’见我脸色越来越难看,他又说,‘陈书记你放心,这个是我去宜昌买的,不是在巴东买的。’言下之意是收下这两根金条很安全。”

2014年9月,陈行甲与县长等七十多名巴东官员去曾任职的宜都市考察。在宜都一个投资7000万元的柑橘园项目前,1.6万亩的柑橘把官员们震住了。

2015年3月2日,在巴东县一次纪委全会上,陈行甲问道:“反思我们巴东,这些年我们花掉的国家项目资金共有多少个7000万元?可是我们有没有哪怕一个这样的项目?我们的钱都到哪儿去了?”

陈行甲告诉记者,2014年,巴东县纪委查处了一个案子:一个投资300万元的项目,中标者事后交代,项目前期费用就花了30万,给时任镇党委书记送现金50万,给具体负责该项目的镇党委副书记送现金20万,该副书记没敢要,上交了。此外,中标者还给镇政府交了20万管理费。

“这才300万的项目,送都送出去了120万,多么的舍得!他还要赚钱,可想而知,真正落到工程建设上的资金有多少。现在大家去看一看,哪里还看得出国家投过钱的痕迹?”陈行甲在纪委全会上问在场的官员们。

不光地方的小老板,巴东的地方官员们,也有不少人想给他送礼。陈行甲到巴东任职的第一年春节,曾有个乡镇党委书记正月初二给他打电话,说已到了他家所在地宜昌,想拜个年,被他拒绝。 不收礼,带来的是疏远和隔膜。陈行甲说,此后这名乡镇书记虽然工作很努力,但很少到他办公室汇报,也几乎没跟他交过心。

2015年1月14日,在县长单艳平当选后的人大闭幕会上,陈行甲公开讲述了这个故事,并再次强调自己不收礼,希望下属们不要再纠结春节送不送礼的问题。“我和艳平同志深入沟通过这个问题,我们有决心有信心带好巴东的风气!大家想啊,如果我不收,艳平不收,那么你给别的领导送钱干什么呀?有什么用啊?”

“你知道吗,我的话都讲到这个份上了,还有人试图去给我送礼。”陈行甲说。

陈行甲心里的另一个痛,是他虽然不收礼,仍有其他官员收。陈行甲介绍,当地官员邓明甲在担任副县长期间,直接找分管部门如林业局、畜牧局、烟办等部门索取现金五十余万元。法律文书显示,邓在担任副县长期间还利用职务受贿帮助他人获得项目。2015年3月16日,邓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除了副县长受贿获刑,曾先后担任巴东常务副县长、县委副书记的薛昌斗在2015年5月被双规。此时,薛昌斗已离开巴东任恩施州水产局副局长。当地有知情人士称,薛的问题发生在巴东任职期间。

另一个是曾与陈行甲搭档的原县长刘冰。南方周末记者从湖北纪检系统获知,刘冰于2014年3月调任恩施州交通局党委书记,2015年调任恩施州政府副秘书长,近期已被停职检查。

“他上交了170多万元,目前正在接受检查,要说清楚这些钱的来源。”湖北纪检系统一名官员透露。湖北数名其他地方官员,也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了这一信息。

6月24日,恩施州纪委书记陈江龙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,5月接到推荐优秀县委书记的通知后,对陈行甲进行了“掘地三尺”的审查,恩施州纪委、检察院、信访局和巴东县纪委、检察院都没有收到对陈行甲的举报,“这种情况,十分罕见。我到恩施州工作才半年,都有人告状呢”。

巴东县纪委书记黄光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评选前没人告陈行甲,公示后反倒有人到湖北省委组织部告状,“告陈行甲有选择性反腐、用人凭个人好恶。”“我分析,这个告状的人是我们的科级干部,被调整了职务,不满意。”

“干什么都有人反对”

“镇委书记和镇长不团结,镇委书记不得重用,镇长不得接任书记。”这类话,陈行甲经常在大会上公开说。

他这么说,事出有因。2011年10月,陈行甲从湖北宜都市市长调任巴东县委书记。空降异地任职,一般都会打破当地官员原有的仕途轨迹。

南方周末记者获知,曾有副厅级官员当面对陈行甲表示不满,“省里有点歧视我们恩施,总喜欢从外面塞一些人到我们恩施来。”巴东一名官员也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,“县长在巴东常委班子里干了八九年,等着接书记,结果陈行甲来了。”

“县长没接成书记,副书记没接成县长,常务副县长没接成副书记,班子里二三四号人物都受到了影响。”恩施州一名处级官员对南方周末记者分析。

“当时,陈行甲干什么都有人反对,不过他最后都干成了。”上述巴东官员说。

陈行甲到巴东后的第一个大动作,是整治县城里违章违法建筑,“我到了后,有人跟我讲,巴东出了邓玉娇杀官、冉建新暴死等大事件,再出大事就是垮楼死人,因为县城里到处是随意盖的私楼。”

陈行甲介绍,县城里高耸十多层的私楼,不少是砖混结构,一旦发生地质灾害,后果不堪设想。而巴东县城依山而建,地质灾害多发。

当地多名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,巴东县城中环路上一栋很好的楼,是前任县委书记的司机盖的。陈行甲还发现,有一栋十多层的楼背后是一对夫妻,两口子都是县里的干部,“整治动手前,他们拿到了县有关领导签字,一下子合法了”。

“这些楼的背后,都有违规违法干部的影子。最后我查处了535栋违法违章盖的楼,罚款罚了四千多万元,但一个腐败的干部都没抓到。”陈行甲说。

巴东县政协原副主席谭庆山介绍,陈行甲后来禁止中午饮酒和禁止官员们赌博,也遭到反对,“会上,有一个副县级官员公开对陈行甲说,‘你是讲普通话的,你不懂我们土家族,喝酒,是我们的民族风俗。’”

“土家族确实有喝酒的习惯。我当时建议,如果真要禁酒,先从县直机关开始,这样才推行下来。”谭庆山说。

禁止赌博的规定出台后,一名副局长被抓到,准备撤职重惩。有两名老干部找到陈行甲求情,“他一场牌输赢三四百,你就要撤他的职,那全巴东人都会嘲笑你。”

陈行甲问为什么,老干部说,“全县人民都知道,巴东打牌打得最大的是一个县领导,你不敢抓他,拿一个副局长出气,大家当然会嘲笑你。”陈行甲无奈,最后从轻发落。

在州委书记王海涛看来,陈行甲在巴东除了利益上的阻力,观念上的差距也是他施政的一大阻力。

陈行甲第一次去最偏远的乡镇金果坪乡调研,小轿车走了6个小时,一路颠簸。

“我是县委书记,坐的车还是好的,路线安排还是合理的,还这么不方便。我们可以想象我们的老百姓到镇上、到县里办事时,是多么的不方便。”陈行甲相继提出修路和“农民办事不出村”。

修桥修路,基本达成共识,巴东三年里共投资26亿多元,全县322个村通了水泥路。“农民办事不出村”,则没有那么顺利。谭庆山介绍,“有人说,陈行甲这是说梦话,山区哪里能搞信息化?连我当时都觉得他在说梦话。”

“试点启动经费是50万,县长签了。”曾任陈行甲的联络员、现任巴东县信陵镇镇长的焦旭东介绍。试点成功后,巴东最终将21个部门的87个行政审批服务事项纳入网络平台,实现了村民在村里就可办理相关审批事项。

2014年6月4日晚,《新闻联播》《焦点访谈》刊播巴东“农民办事不出村”的做法。陈行甲说,“2009年到2011年,‘邓玉娇杀官’‘水布娅翻船’‘冉建新暴死’,一年一次轰动全国。这一次,巴东以正面形象面对全国。”

“官当到多大算是大?”

2013年开始,恩施州委陆续将时任巴东常务副县长、县委副书记、县长等人调离巴东。

2015年6月24日,恩施州委书记王海涛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, “在恩施干部之间,基本没有什么民族矛盾,但确实有内外之分,分这个干部哪里来的、那个干部哪里来的,搞小圈子是很害人的。这两年,恩施的政治生态好多了。”

“现在的县长单艳平,与陈行甲性格和风格上正好互补。”王海涛说,“我是个急性子,陈行甲性子也很急,所以我跟他说过,不要太急。”

在查处一个腐败工程时,一名上级官员跟陈行甲打招呼:遇事留一线,工程质量问题,可以让老板多出点钱再弄。你是县委书记,你说有问题就有问题,没问题就没问题。

在一次大会上,陈行甲把这句话公开了,“我把这位领导算是得罪完了”。

县长单艳平和县纪委书记黄光辉,有时候觉得陈行甲讲话尺度太大,劝他有些话不要说或者内部会上说但不要上网,“家丑不可外扬”。

有一次,陈行甲在大会上点名东瀼口镇财经所,“2012年购买柑橘222710元,接待及购买土特产开支338864元。柑橘平均按2元一斤计算,22万元就可以买11万斤,按给一个人送20斤计算,就可以送5500人;33万元的接待开支,就算是365天每天搞接待,平均一天就是928元。一个财经所才二十多人,这么大的开支让人震惊!”

“我劝他,这个就不要上网了。”单艳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最终上述内容还是上网了。

在巴东,曾一度有这样的说法,“即使是巴东街上拉板车的,只要搞定个把关键人,借个资质就能中个标,倒手就是钱”。2014年,巴东有名的“中标大王”被抓,9名重要单位的局长和副局长和5名企业老板被查处。

陈行甲说,“‘中标大王’在恩施影响很大,我向州委书记汇报了。书记给我短信回复:顶你!你知道吗,这个感叹号给我很大的鼓励。”

王海涛向南方周末记者强调,“他是个县委书记,不是纪委书记,他还做了很多别的事情。这几年,巴东的变化很大,这些变化老百姓都感受到了。”

2012年,陈行甲的父亲去巴东看望他,“他跟我说,县城脏得下不去脚。”在巴东期间,南方周末记者看到巴东县城全城沥青路,道路整洁。多名出租车司机证实,巴东有诸多变化,路通了、城里干净了、有了出租和公交、老百姓办事方便了。

不过,推荐陈行甲参评全国优秀县委书记时王海涛曾有过两个担心:陈行甲当县委书记时间不长,才三年多;此外,巴东整个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在全国还比较靠后。但是,王海涛觉得陈行甲“充满了正能量”。

“一身正气,一身杀气,一身朝气。”湖北省第三巡视组组长樊仁富在巴东巡视时如此评价陈行甲。

看似风平浪静的巴东,仍有暗流。“巴东的县委书记和纪委书记,晚上都不单独外出。”恩施州纪委书记陈江龙说。陈行甲解释,“办公室的同志出于保护我,每天晚上我出去散步都陪着。”纪委书记黄光辉则说,“是啊,担心报复。”

巴东县公安局政委向孔辉也很担心。

给陈行甲的车安装了简易排爆装置后,他还嘱咐司机每天早上发车前认真检查一遍,“为了他的安全,我更希望他早点调走”。

虽有人公开威胁陈行甲和县纪委书记黄光辉,但目前还没有出什么事。

陈行甲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“有省委和州委领导的支持,我不怕。”当地的论坛上,有网民给他留言,“巴东50万老百姓支持你、保护你”。陈行甲说,他信。

对于陈行甲的仕途,恩施官场有两种说法:到此为止,或平步青云。黄光辉说,“得罪这么多人,他已经做好了准备,干满这一届就算了。”

“我能当个县委书记已是祖坟冒青烟,官当到多大算是大?以我这点底子,能当这么大的‘官’,太够了。”陈行甲说。

现在,陈行甲的心思都在推介巴东的旅游上。出差路上,看到辖区内路边的美景,他会让司机停下来拿着手机去拍照,然后发到微信朋友圈里“吆喝”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1t8r4.szielang.cn/20171116/r7wf9p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19 05:05

动漫h视频观看视频  后厨都有什么工作  长沙万代出台多少钱  火的笔画  荣耀畅玩5c参数  好男儿张超微博  m78星云  华为荣耀4a移动版  肚子疼月经迟迟不来  第二个字是长的成语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优秀县委书记:干什么都有人反对 车装排爆装置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mobi